主页 > 张爱玲 >

专访|刘嘉玲:新版《半生缘》饰演曼璐看过张爱玲所有小说

/2019-03-30 18:16

  蒋欣这话倒不是大话,自她演了《甄嬛传》的华妃、《欢乐颂》的樊胜美,她身上那种风情万种又舍我其谁的霸气,确实令人过目不忘。气场稍弱些的女演员,演顾曼璐,都会让这对姐妹的人物关系立不住。当时,剧方告诉蒋欣,顾曼璐的演员是刘嘉玲。一听这名字,蒋欣心服口服:“嗯,特别好。”

  刘嘉玲自2004年的《一江春水向东流》之后,就没再拍过电视剧,观众看到她更多是从大银幕上。《狄仁杰》电影系列里的武则天,是她近年来最深入人心的角色:站在男人环绕的政治漩涡中心,不是花瓶点缀,而是最高统领。在大众眼中,她确实有这样的“女王”气质,极具世事历练出来的智慧,不动声色处变不惊,镇得住场却也留得有余地。

  然而女王气场是否适合《半生缘》呢?原著中的顾曼璐出场时不到三十,这是许多观众质疑选角的重点。对此刘嘉玲表示,新版中有不少对人物的调整和改编:“我没有要演一个二十多岁的小姑娘。”并且,她也直面了大家对她女王气场能否演绎这一人物的怀疑。“我是个专业的演员,我演女王,你可能觉得我是女王,我演个舞女,你就会看到我是舞女。这是我要去做到的功课,我要面对的演技的考验。从造型,对张爱玲的认知,对上海的感受,对人物的摸索,跟其他演员的磨合,我都尽了最大努力,觉得我这次还是做好了充分的准备。”

  其实,出演《半生缘》中“顾曼璐”一角,一开始对此刘嘉玲是犹豫的,但她犹豫的不是角色契合度,而是担心电视剧台词量和工作量,是她所吃不消的。她玩笑着拿丈夫梁朝伟举例:“那么多电视剧找梁先生他都不接,就是因为他记不住那么多台词啊!”但剧方充满诚意,专门拜托刘嘉玲好友施南生做“说客”,面对好友的推荐,也出自对张爱玲作品的喜爱,刘嘉玲才下决心接了这部戏。

  张爱玲的小说,刘嘉玲一部不落全看过。她非常喜欢张爱玲的文字:“她的文字里面好像是有味道的,好像能闻到上海的香水味,或者弄堂里面马桶的味道,《倾城之恋》里好像能闻到香港的潮湿味道。”她也很认同张爱玲对于爱情的描述和体会:“爱情的美好是很短暂的,更多的时候,生活是不那么美好的。”

  澎湃新闻:聊到张爱玲,你说很喜欢她的粗俗和浅白。通常这两个词不是褒义,为什么这么说?

  刘嘉玲:其实张爱玲本身就是一个不需要太过华丽包装的人,她本身就是一个贵族,她反而用闲话家常的文字叙述当时的那种小人物,或者是市井市民的一些感情和生活状态,我反而更喜欢,更能够深入到我的内心。因为她讲的一些对白,可能都是你平常在隔壁邻居口中听到过,或者是你体会过的,很生活。而且她的文字里面好像是有味道的,好像能闻到上海的香水味,或者弄堂里面马桶的味道,《倾城之恋》里好像闻到香港的潮湿味道。她用的文字非常直接到位的。

  刘嘉玲:对,她还可以写得出来“通往女人灵魂的通道是阴道”,那个时候还有谁这么写?而且她的穿着打扮,很中西混搭的,有时候是清朝的旗袍,有时候配着西式的裤子,我就觉得,哇,她可以把“矛盾”穿在身上,那我们现在的女性有什么不敢穿的呢?我们可以穿自己喜欢的,展示自己独特魅力和个性,这就是时尚。

  刘嘉玲:对。我觉得真正能够所谓说的能地老天荒,留下永生难忘记忆的就是那些不完美的爱情,我觉得可能你像《半生缘》里三五年的爱情故事,当时生离死别那么痛苦,其实你不在那个年龄,比如像我现在的年龄,没有什么感情是能撼动到你的,那种情感撕裂,或者是那种活不下去,只有年轻人才会这样的。

  刘嘉玲:诶,爱情嘛,张爱玲说过,排除万难之后还有万难,永远都会有万难的。我常想,张爱玲怎么体会这么深刻,她对各种各样的夫妻之间,恋人之间的情感她都好像都体会过,但是她的恋爱又没有那么丰富,就胡兰成嘛,可能是胡让她什么感受都经历过了。

  澎湃新闻:像你前面提到张爱玲的这种爱情观,不知道你个人认同不认同,她的爱情里总是底色灰暗的。

  刘嘉玲:不是灰暗,她恰恰是体会非常深,因为爱情本来就是苦多过乐的,生活也是,生活都是苦多过乐。

  刘嘉玲:对,但它很短暂,基本上,在更长的时间里,它不是你想象的那么美好。你需要去接受,然后你要去成全、改变。

  澎湃新闻:你说爱情其实很短暂,但其实我们所有影视作品都在歌颂爱情的永恒?

  刘嘉玲:对,正是因为它的千变万化,因为它是很难去保鲜的,我们才向往永恒。爱情不是可以放在冰箱里面,它的鲜度就可以一直这样的,是需要不停的去改变自己,或者是去理解对方,然后去磨合,才可以慢慢一起走下去,而且这中间有太多的未知数了。

  刘嘉玲:用我的生活来说的话,我觉得最重要的还是珍惜,然后要看到对方的好,还要接受对方的不好。我年轻的时候也是,我只想看到美好的,但是人生很多时候都是不美好的,你还要去接受。我的个性里面有很多缺陷,对方的个性里面有什么缺陷,或者因为环境,因为一些变动你就不能承受不能接受了,这是很孩子气的。而且现在这个时代,每个人每天都在接受各种各样新的东西,不同的事物会刺激你的想法、价值观、婚姻观、爱情观等等,可能大家会太轻易放弃一段感情。

  刘嘉玲:我们没有做太大年代上的改变,我觉得我们改变的是对人性探讨的问题。如果我三十几岁演这个角色,可能我没有了解太透彻那个对白里面想表达的是什么意思。有过人生大起大落的体验了,在我现在这个年龄阶段,我脸上笑不一定代表我内心就是快乐的,我脸上是痛苦的,但是我可能内心是快乐的,它有很多层次在里面。我喜欢年纪大一点,去演绎各种各样的角色,毕竟这时候对人生有更深的体会了。她面带微笑很平常的跟妈妈讲一句话,但是她的内心可能是非常痛苦的。

  刘嘉玲:她觉得做个人的牺牲,就可以让家里人过美好的生活,整个家庭就有希望。但是事与愿违,她做这么大牺牲,整个家庭都看不起她的工作的,因为当时的各种环境,弄堂里面的碎碎对她的看法,或者是妈妈不想提起她女儿做这份工作。她这么心疼的妹妹希望她嫁一个好人家,但是她的工作让人家看不起妹妹。她爱这个家想得到他们的认同,但是他们认同又有很多语言会刺伤到。

  刘嘉玲:对,我这次希望用原音来演。逼不得已后期再做配音,但是希望用原音。

  刘嘉玲:对,演我妈妈的老师,是地地道道上海人,我们在现场讲一两句上海话还是蛮有味道的。

  刘嘉玲:非常出色,之前看《甄嬛传》我就很喜欢她,但她比我想象的更出色。导演的拍摄方式,不是一条一条分开的,而是一场戏全部演完的,所以那个台词量,走位都是要记很多的,但她都OK,而且她总有新东西给到我,给到导演。我们演员就是要非常相信你的对手,而且希望你的对手给予你更强大的力量,就像回力球,每次弹给她的东西她能弹回来,而且每次弹回来的东西,你要多少她可以给你多少。她很有力量的,我觉得她可以去演舞台剧。她是每一条拍摄都不一样的,而且我也希望在每一条里寻找一点新的节奏,她永远可以收得到,这很奇妙。

专访|刘嘉玲:新版《半生缘》饰演曼璐看过张爱玲所有小说